填写关键字

您所在位置:新闻资讯>详细信息
屋顶上的发电站
发布时间:2016-06-28     阅读:7821


全市拨付首批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约376万元,刺激光伏发电投资建设热

东莞日报记者 沈勇青 文/图 来源:东莞时间网



五星公司建造的有余包装(东莞)有限公司争布式光伏电站



     6月21日15时左右,在中堂新村霍柏坚自家的屋顶上,来自市发改和财政等多部门的调研人员正仰着头,眼神随着头顶的“隔热板”移动。尽管身在阴凉处,但是“隔热板”外30多摄氏度的气温产生的热浪,仍火辣辣地袭来,让这群人不停地抹汗。

     这些“隔热板”其实就是多晶硅光伏组件。一块块在阳光下闪着银光的电池板,串联搭建成了霍柏坚投资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站。它们,承载着东莞推开分布式光伏发电实现节能减排的厚望。

     6月15日,全市首批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项目公布,使光伏发电又一次重磅进入社会的视野。焦点并不限于光伏发电,而是能盘活东莞庞大的工业园区和民居的屋顶资源,进而刺激光伏设备、元器件产业的发展,追逐那片因“光”而生的机遇。

     屋顶“逐日”

     霍柏坚家的光伏发电项目,进入了首批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名单。

     2015年7月,一份《关于组织申报东莞市分布式光伏发电资金补助项目的通知》,打开了市级财政对光伏发电的专项资助大门。东莞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建筑和构筑物的业主,投资单个项目最高一次可拿到200万元之巨的补助。

     在霍柏坚家的屋顶上,几块电池板串联而成的面板带着一定的倾斜角度,贪婪地吸收烈日带来的光能。楼顶不算大,安装的面积目测不超过100平方米。面板遮盖的位置一片阴凉,人在其中与在树荫下的感觉区别不大。

     2015年的一次偶然机会,霍柏坚通过媒体知道一则消息,家里屋顶上可安装分布式光伏发电站,发的电除了自用还能并网卖给供电局,政府还对每度电给予补贴。

     “觉得可以,就定了要建。” 霍柏坚说,从2015年3月份开建,到5月份装好电表,工程历时两个月。

     霍柏坚给记者算了一笔账,1平方米可装100瓦,1瓦所需成本是7-8元,即1平方米成本是700-800元,100平方米则是70000-80000元。他一共投入70000元左右,不过占地面积没有100平方米。

     “通过并网和国家、省、市的补贴,预计六七年就可回本,估计一年发电9000度不到,10%自用,其他用来并网。”霍柏坚说,一次投资可以用20-25年,还能当隔热板来用,效果很不错。

     中堂人霍健锋也在屋顶投建了8千瓦的光伏电站,正常并网发电,自发自用后剩余的电量上网卖给南方电网。他建的光伏电站还是东莞首个获得国家补贴资金的居民光伏发电项目,也是广东电网第一户。

     在相邻的望牛墩镇,有余包装(东莞)有限公司的3兆瓦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在烈日下熠熠发光,大约3万平方米的电池板面积很是惊人。有余包装光伏项目的承建单位五星太阳能有关负责人张圣耀告诉记者,项目2015年9月建成,投资额达到2000多万元,预计一年可发电量达282万度。

     不论东莞的企业还是个人,都看到了光伏发电带来的效益和前景。而来自各级政府的力推,更坚定了光伏发电投资者的信心。

     2015年12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太阳能利用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全面推进分布式光伏发电,到2020年,累计分布式光伏发电装机规模7000万千瓦。其中,重点在京津冀区域、长江经济带沿岸和珠三角经济区等省区,新增建设单个规模不低于10万千瓦的国家级分布式光伏示范园区50个。

     《太阳能利用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印发之前,东莞在2014年6月就印发了《东莞市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管理暂行办法》,鼓励各类电力用户、投资企业、专业化合同能源管理服务公司、个人等作为项目单位,投资建设和经营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

     “市场的信心是很明显的。”五星太阳能市场总监胡鄂生说,迄今为止,在东莞已建成和在建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有36兆瓦,已签约和协议中的有69兆瓦,有望在今年完工。

     蝴蝶效应

     6月15日,东莞市发改局官方网站挂出一则消息,将拨付第一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专项补助资金。在这些获补贴的项目中,就有霍健锋、霍柏坚(项目以他家人的名义报)、有余包装。

     首批补贴的9个项目,一共有5家企业和4个个人项目,拨付补助资金3766787.53元。其中,五星建造的有余包装公司的3MW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获发电补贴和屋顶补贴为80万元左右,补助最高的信义超薄玻璃项目,两项补贴金额合计超过了216万元。

     市发改局副局长肖必良表示,从目前来看,申报的情况基本达到了预期目标,今年完成任务没有问题。

     据了解,东莞政策的补贴年限达5年,每年做预算,第一批从2015年第四季度开始。政府鼓励投资建设和经营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和个人有了尝试的冲动。而全市第一批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专项补助资金的公布,则强化了先行者的示范作用。

     中堂镇潢涌村的东莞台商子弟学校,也开始追“光”。在学校综合体育馆的楼顶,向外人展出更直观的分布式光伏发电的节能减排效应。

     台商子弟学校负责光伏发电项目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项目在2014年底投资100多万元建设,2015年底建成,装机容量为96千瓦。项目资料显示,预计25年可发电226.5万度电,年平均发电9.06万度左右,节约标煤32.62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90吨,减少二氧化硫排放1.68吨。

     事实上,节能减排也是东莞鼓励分布式光伏发电的目的。肖必良说,当前企业和个人投资者的热情初步形成,项目带来的节能减排贡献是政策的重要意图。

     越来越多的人,正在跟进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尝试。

     五星太阳能市场总监胡鄂生告诉记者,6月份,正在大岭山、桥头等镇承建几个企业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他说,推广力度和传播面加大后,越来越多企业都在接受分布式光伏发电站,未来2-3年将是建设光伏发电站的高潮。

     产业躁动

     东莞的分布式光伏发电投资建设热,是全国推动光伏应用趋势的代表。

     重点在京津冀、长江经济带沿岸和珠三角,新增建设50个国家级分布式光伏示范园区,单个规模不低于10万千瓦;鼓励建设200个省级分布式光伏示范园区,单个规模不低于5万千瓦。在《太阳能利用十三五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上的这些数据,让光伏企业嗅到了强烈的产业商机。

     曾有券商机构分析指出,由于“十三五”这波装机量的巨大增长潜力,上游太阳能厂商,尤其是分布式太阳能高效单一产品提供商将受益。对此,肖必良也肯定地说,东莞分布式光伏发电的推广,确实有助于产业的发展。目前,东莞光伏产业有信义玻璃、南玻玻璃、华为、广东易事特等优秀的光伏装备和组件生产企业。

     广东易事特董事长何思模认为,现在东莞光伏产业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些企业存在很多的合作机会,如此也能促行业良性发展。他举例说,产业链合作可以用南玻的光伏组件,用易事特的逆变器和配件,五星太阳能的安装技术,产业配套非常完善。

     光伏产业的新机遇来了,而东莞光伏企业也经历过了行业的洗牌,逐渐完成了产业的转型发展。对此,2006年接触光伏电站的五星太阳能深有体会。

     2006年,五星太阳能生产的是出口以德国为主的欧洲市场的组件。因为当时欧洲市场在大力推动光伏产业和光伏发电应用,国内很多企业都大量生产简单的组件出口,但属于下游低端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并最终造成了国内的低端产能过剩。东莞光伏产业置身同样的境地。

     “东莞光伏产业现在不再是生产组装组件的低端产业,已经成为从研发、制造到解决方案提供商的系统性产业,集中了南玻玻璃、信义玻璃、易事特等优质的光伏产业佼佼者。”胡鄂生说。

     对此,易事特董事长何思模的结论是,东莞光伏行业经过洗牌后,剩下的这些光伏企业,都有自己特色的光伏产品,应用层面也有各自的优势。

     产业经过了洗礼,政策推广应用带来了机遇,东莞光伏企业产生了蛰伏后的躁动。胡鄂生却保持着一份冷静,他认为,分布式光伏在社会的接受程度起来以后,对一些企业拉动很大,光伏电板组件、并网逆变器、并网柜等厂商都会受益。“但是现有总量还是远远不够,企业还要做强自己的长板”。

     前景之外

     对东莞来说,经过30多年的发展,分散的厂区分布逐渐向工业园区过渡发展。集约式发展既是产业集聚发展的需要,也是产业规划的必要。这种结果,最终带来了非常便于分布式光伏发电发展的条件。

     “东莞有那么多的工业园区,是非常好的屋顶资源,还能带来村集体资产的增长,”肖必良指出,工业园区可以出租屋顶,由第三方投资兴建,分享发电收益,而这些园区多是集体资产,从而增加村集体收入。

     要指出的是,节能减排的使命,会让东莞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的推广更多选择高能耗企业、集体工业园区。此举,自然有助于村集体资产的增长。

     肖必良说,东莞推广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决心和力度很大,除了很快出台专项资金补助,还对推广过程中出现的历史造成的厂房证照问题,协调有关部门迅速解决,予以批准建设分布式光伏发电站。

     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前景很好,但是还有一些影响推进的问题不容忽视。胡鄂生说,现在东莞存在的一个问题就是社会的认识还不够,大幅度推广还有一定难度,也因此造成光伏应用市场还是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

     肖必良也坦承社会的认知度还有待提升,这是推广任何一项工作必然存在的问题。此外,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还有一些个人业主担心屋顶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后会带来漏水、影响建筑框架等等问题。还有企业或个人,不了解国家补贴的审批流程比地方补贴的程序长,如供电部门上报省电网,省电网报给南方电网,再由南方电网上报到国家能源局,从而产生误解。

     相对而言,在鼓励分布式光伏上,有的城市走得更快。2012年年底,中国首个居民用户分布式光伏电源在青岛实现并网发电,从申请安装到并网发电,整个过程用了18天就全部完成。2013年1月25日,北京市首个个人申请的分布式光伏电源顺利并入首都电网。

     不过,随着国家、省对分布式光伏发电补贴的陆续到位,这一波应用高潮在东莞必然扩大。如有余包装项目所用组件和并网逆变器等设备,多数就由东莞的光伏企业生产。

     因为对发电和市场的看好,霍柏坚大胆地进行另一种尝试。他说,自己正在和佛山一家电力工程公司合作,承建东莞分布式光伏发电站的安装工程,“就算不补贴,市场都前景广阔,何况还有国家、省、市的补贴。”


     分布式光伏发电,对东莞来说才刚刚开始。可预见,处处屋顶发电应该并不遥远。 

     出自2016.6.27《东莞日报》B1版,欢迎转载。





(扫描以上二维码;分享到朋友圈)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